决胜全媒体时代的法宝,快来看“超视距新闻学”理论和党报记者30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6 19:16

  人们常说:十年磨一剑。而蒋建科先生“超视距新闻学”理论提出,到在党报领域的完美实践,整整走过了30年,令人叹为观止!这正呼应了胡适先生那句名言: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如果套用我们中国核电建造行业的一句口头禅就是:精心设计、精心施工。

  甚至有人怀疑,我们今天还需要大批的新闻从业者吗?正如电脑办公普及之后,人人都是打字员,专职打字员没有了;轿车进入家庭之后,人人都可以司机,职业司机不再“吃香”了,等等。恐怕,这也绝非危言耸听吧!

  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。眨眼间30年过去了,蒋建科先生一直坚持在人民日报社采写超视距新闻,积累了不少素材和案例,也取得了一系列显著的成果,其新闻成就早已得到了广泛认可和好评。

  与此同时,自媒体可谓遍地开花,山花烂漫。在传播技术日新月异的格局下,手机已经像人类身上的“器官”一样重要,不可或缺,须臾不分。而任何一部正常连接了网络运营商的手机,都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接收端和发射端。

  不用怀疑,这正是一个全媒体时代。全媒体、融媒体、“中央厨房”等概念,在今天的新闻理论界和新闻业界早已是耳熟能详了。

  全媒体时代记者决胜的法宝

  就在现场,参加工作刚刚一年的人民日报社年轻记者蒋建科先生,竟然敏锐地盯住“超视距”和“预防新闻”的核心理念具有高度的契合性。于是,“超视距新闻”这一概念就电石火花般地产生了,既通俗,又有冲击力。“我下定决心,以后多写超视距新闻,并力争在理论上有所突破。定好了目标,我干劲更足了。”(蒋建科语)

  

  随着手机QQ 、手机微博、微信群、朋友圈、个人公众号等工具的广泛使用,对大多数手机用户而言,人人都可以是图文的通讯员、记者、编辑、评论员,人人都可以拥有“自媒体”的传播平台。

  蒋建科著《农业新闻学》(2003年版)。

  责任编辑:

  奇怪的是,近年来,笔者多次应邀参加全国新闻理论界的学术交流会,原本是吃“新闻饭”的专家教授们,居然大谈新技术、新媒体、新手段,不少有点名气的学者道听途说、拾人牙慧,捡了几个新技术名词,就以为占据了学术“制高点”了,并大胆预测媒体未来,或者为当下新闻界“开药方”……

  其实,新技术、新媒体、新手段,全部可以归结为传播的“渠道”,也就是传播介质。而只要冷静地分析,从人类传播的漫长历史来看,大家熟知的书籍、报纸、电台、电视台,随着技术发展而一次次增加的新的传播渠道,最终没有谁取代谁,各行其道,分众传播,信息传播层层叠加,极大地满足了人类信息的需求。

  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笔者完全相信,在当下新媒体、自媒体迅速崛起的大背景下,广大新闻从业者如果掌握了“超视距新闻学”这一法宝,遵循蒋建科老师提出的理论、原理和方法等,新闻工作必将更加出彩。格局一新,豁然开朗,从而彰显“超视距新闻学”这一新思想新武器的独特价值和魅力。

  二、记者的优势在哪里?

  蒋建科著《超视距新闻传播》(2017年版)。

  基于这样规律性的认识,任何新技术新媒介带来的革命,不可能超越“内容生产”这一核心的传播环节, 新闻工作者不可替代!

  1987年9月,众多新闻记者参加空军组织的一次采访活动,在北京南苑机场观摩“雷鸟”飞行表演队的现场表演,现凤凰娱乐(fh03.cc)场技术人员介绍说,美军的战斗机已经可以实施“超视距攻击”,未来我们也要实现“超视距攻击”的目标。所谓超视距攻击,就是借助雷达等高科技手段,可以在飞行员肉眼视野范围外实现对敌方飞机的提前发现和攻击。

  三、“超视距新闻”是如何产生的?

  “新闻媒体是社会舆论的发射器,也是社会舆论的放大器。”一方面,作为党和人民的喉舌,新闻工作者责任重大,使命光荣。另外一方面,面对全媒体时代行业内外竞争压力,以及传统媒体无法回避的媒介变局,无数新闻从业者从未如此焦虑不安,从未如此深感“本领恐慌”。

  记者这一职业还能干多久?在这样带有颠覆性、群众运动式的、极其“恶劣”的传播生态环境下,作为报社、电台、电视台、网络媒体等大众传播媒介的新闻工作者,还有多少“看家本领”可言呢?

  

  笔者认为,新闻工作者最大的优势就在于真正懂得内容生产,任何时间都要坚信“内容为王”。我们就是新闻信息内容生产方面的行家里手,这是新闻从业者必须有的“文化自信”和“专业自信”。舍此,奢谈技术,那必然是舍本逐末之举!

  超视距新闻学的创立者、人民日报高级记者蒋建科。

  据查,早在2009年7月,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彭兰教授就明确提出了“全媒体”的概念。她指出,全媒体是指一种业务运作的整体模式与策略,即运用所有媒体手段和平台来构建大的报道体系。

  “坚持正确舆论导向,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,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、引导力、影响力、公信力。”这“四个力”,是党和人民对新时代新闻工作者提出的新期待和新要求,我们必须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。

  凤凰彩票(fh03.cc)

  普利策曾经说过:“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,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守望者。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上观察一切,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,及时发出警告。”

  四、“超视距新闻学”有什么用?

  

  近日,笔者有幸拜读了《超视距新闻传播——理论与案例分析》一书,受益匪浅。

  一.今天还需要记者吗?

  最近,一本17万余字的《超视距新闻传播——理论与案例分析》(蒋建科著,知识产权出版社,2017年8月第1版)顺利出版了,这标志着“超视距新闻学”理论体系和来自人民日报的丰富多彩的案例库全面完工了,可喜可贺,可圈可点。

  

  蒋建科著《论农业本质》(2007年版)。

  原标题:决胜全媒体时代的法宝,快来看“超视距新闻学”理论和党报记者30年的成功实践……